新造车企业烧钱术:200亿刚入门

  [摘要]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公开资料梳理得到,从2018年6月开始,恒大通过各种收购动作,搭建了新能源汽车整车研发、电池、充电桩、销售网络布局,投入超过360亿元。

135彩票  时代周报记者 洪若琳 发自广州

  新造车企业究竟需要花多少钱?200亿或许仅仅是入门。

  2016年底,蔚来CEO李斌对外公开称,没有200亿不要造车;2017年底,小鹏汽车完成A+轮融资的时候,创始人何小鹏便已经大呼,以前看别人造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,现在觉得200亿都不够花;2019年,威马汽车宣布获得C轮融资30亿元,累计融资金额已近230亿元人民币。

  但新入局者—恒大将这个数字又提高了不止一个门槛。61岁的恒大老板许家印近期最大的投资动作,便是投资布局造新能源汽车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公开资料梳理得到,从2018年6月开始,恒大通过各种收购动作,搭建了新能源汽车整车研发、电池、充电桩、销售网络布局,投入超过360亿元。哪怕扣除法拉第未来的投资金额,恒大在造车之前的筹备投入也已超过250亿元。而这个数字仅仅只是布局,还未正式进场。

  交付集体迟到

  3月6日,蔚来发布2018年财报。喜忧参半的消息是,2018年是蔚来的交付元年,成功交付了10000辆汽车的蔚来,毫无疑问绝对是新造车企业当中卖得最多的,但也亏得很多。

  2018年,蔚来总收入为49.512亿元人民币,但净亏损却达到了96.390亿元,同去年相比增长了92.0%。

  结合蔚来此前的数据,2016年、2017年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.733亿元、50.212亿元。也就是三年的时间内,蔚来已经亏了超过172亿元。

  从另一个层面看,蔚来在花光200亿元之前,也算是交出了1万辆汽车的交付成绩。

  而另外一家销售成绩紧跟其后的互联网造车企业是小鹏汽车。2018年底时,小鹏G3汽车首度亮相,其创始人何小鹏当时对外宣称,公司已经融资100亿元以上,有50家以上的投资人。在此之前,何小鹏还透露过进一步的融资计划,是希望2019年底能够融资300亿元。小鹏汽车于2018年底即宣称预订量已过万,并在新年内部信中称,会在2月底进行规模交付。但直至3月,仍未见规模交付。

  已融资累计230亿元的威马,截至2019年1月共交付了2005辆汽车,然而这2005辆也是“迟到”了数月的交付,并仍有近半的订单未交付。

  新造车企业交付集体比承诺时间“迟到”,可以说是共同的特点了。

  另一边,早在2016年11月就宣告花了100多亿的乐视汽车,又在2018年与恒大分手,今年1月,依然在社交媒体坚持着自己的“造车梦”:“FF91已完成多款预量产车的下线和测试,现在只差最后一步,只要大概5亿美元,就可以完成最终量产”。

  据最近新闻是,法拉第未来欲出售其在美国超5000亩土地,报价4000万美元。而在此之前,这块土地原本是贾跃亭计划用10亿美元来建厂的。

  钱都花哪去了?

 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公开表示,经营一个汽车公司,至少需要三四百亿元。

  但钱都是怎么花的?蔚来作为第一家在纽交所挂牌的新造车公司,其详细招股书及年报被视做焦点。

  在最新年报中,蔚来巨幅亏损源于高额的销售成本及经营费用。2018年,蔚来的汽车销售成本高达53.418亿元,超过总收入的49.512亿元,而总研发费用为39.979亿元,总销售及管理费用为53.418亿元,高于研发经费。其中,2018年第四季度的研发成本环比涨幅最大,增长了48%。

  而蔚来在年报中亦表明,2018年第四季度销售及管理费用增长原因是:市场营销和促销活动的增加,拓宽销售网络相关的租金和其他支出的增加,用户开发和服务相关团队以及其他管理团队员工人数的增加。

  蔚来从来不吝于展示自己“烧钱”的豪气。2017年底,蔚来ES8在北京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开新车发布会,包下了8架飞机,60节高铁车厢,160辆大巴,邀请了5000名ES8准用户和数千家媒体参加,一万人的五棵松会馆座无虚席。更花了1000万元重金邀请格莱美最佳摇滚表演乐队Imagine Dragons现场助阵。一个晚上,仅仅就一场发布会,花了8000万元。

135彩票  在销售网络方面,蔚来汽车的直营体验中心,均选址城市最繁华的地标商业中心。不是当地的最高楼,就是当地数一数二租金高昂的地段。

  在用户服务方面,带着加电车全国跑,也是蔚来首创,而一台加电车起码需要配备两名工作人员以上。一切都是蔚来直营,没有经销商之类的合作伙伴分担运营成本。

  早在2018年首次公布的招股书当中,就已能看到蔚来庞大的员工人数了。首次招股书显示,蔚来拥有6231名员工,除去近800名员工分布在加州、慕尼黑与英国外,其余的5467人都在中国。从具体职责来看,从事生产制造的员工为1789人,从事管理、产品开发与软件研发的,均为500―600人。而负责销售、服务方面的人员占比最大,具体约为2000人。而两周后二次更新的招股书显示,截至2018年7月底,蔚来已经拥有了6993名员工。

  相对比蔚来,其他造车企业显得低调许多,从公开资料中能获知的费用支出详情并不容易得出,但也有一些痕迹可寻。

  何小鹏在内部信中透露,2018年,小鹏汽车新增了2100名研发人员,人员占比近70%。新年伊始,小鹏汽车又开始了疯狂招人模式,不仅开放了5000个岗位,更频频从各大公司挖来的管理高层。分别从一汽-大众、广汽丰田、广汽本田、东风标致、高通等公司挖来了公关、质量管理、汽车售后、销售、自动驾驶等管理人员,人员扩张速度惊人。

  销售网络也在扩张计划中。据公开消息显示,2019年小鹏汽车计划在国内覆盖近 30座城市开设近 70家门店,一二线城市门店将全部直营。

  充电基础建设同样马不停蹄,3月18日,小鹏汽车对外宣布,已在十多个一二线城市完成签约100座超级充电站,并将于2019年底前在近30个城市投入运营近200座超级充电站。

  烧钱之后

  蔚来和小鹏的创始人都有互联网创业基因,但造车却是头一回。而威马创始人沈晖则是从传统汽车走出的创业者,和前两者不同的是,威马不论是从营销手段、销售网络及造车产业上,都更偏向传统模式,包括其依然选择用4S店的模式售车。

  而威马和蔚来、小鹏最大的区别就是,后者在第一部汽车的量产上,都选择了代工模式,而威马则是自建工厂,其投资建设的温州工厂占地1000亩,一期固定资产投资67亿元。

  曾经极力推崇代工模式的蔚来,在2019年之前,对外宣称计划将在上海自建工厂。然而随着2018年财报的公布,蔚来宣布搁置自建工厂计划。

  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特斯拉抢先在上海建厂的冲击是蔚来暂停建厂计划的原因之一,但更主要的原因恐怕是蔚来账面上的资金并不充裕了,如果再不收紧裤腰带,资本也不会同意。

  截至2018年12月31日,蔚来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,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共计83。456亿元。2018年一年就亏损近百亿元,显然这个帐面资金不那么宽裕了。而根据蔚来的财报预估,2019年第一季度,蔚来预计ES8交付3500台到3800台,同第四季度相比减少约56。1%到52。4%,预计第二季度也将显著下滑。2019年,蔚来把宝押在了下半年的新车ES6上。

  另一位新能源汽车企业内部人士表示,经历了政策红利和资本红利,新造车企业结束交付元年的第二年,汽车品质问题面临考验,同时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进入倒计时,今年就是这批新车企真正的大考之年。

135彩票  与此同时,别忘了战场的后方,仍未实现交付的新造车企业也在蛰伏,如果不“迟到”的话,预计2019年会迎来新一波交付潮,包括投资近60亿的车和家、融资170亿元的奇点汽车、超11亿美元投资的拜腾汽车。

特色专栏

热门推荐